当前位置:主页 > W家生活 >本地养蜂人佘焯成 守护蜂家园 推广天然原蜜 >

本地养蜂人佘焯成 守护蜂家园 推广天然原蜜

时间:2020-07-16 来源:W家生活 作者: 点击量:814次

本地养蜂人佘焯成 守护蜂家园 推广天然原蜜 佘焯成(Lancelot)(苏智鑫摄)本地养蜂人佘焯成 守护蜂家园 推广天然原蜜 人工蜂箱——人工蜂箱中架着数块由蜡製成的长方形「巢脾」,工蜂在上分泌蜂蜡,製造六边形的蜂房;箱侧还设有蜜蜂专用门口,方便牠们外出觅食採粉。(苏智鑫摄)本地养蜂人佘焯成 守护蜂家园 推广天然原蜜 蜜蜂喝糖水——Lancelot饲养的是体型较小的中华蜜蜂。图中两只蜜蜂正在喝糖水。(受访者提供)本地养蜂人佘焯成 守护蜂家园 推广天然原蜜 独居屋仔——Lancelot手做小木屋,让独居蜂暂居。「独居蜂会将树叶泥土塞进缝隙裏,然后在内产卵孵化。」(苏智鑫摄)本地养蜂人佘焯成 守护蜂家园 推广天然原蜜 薪火相传——养蜂30多年的叶伟强(左)不但倾囊相授,更借地方给Lancelot(右)放蜂箱。(受访者提供)本地养蜂人佘焯成 守护蜂家园 推广天然原蜜 鸭脚木蜜——鸭脚木是香港的原生树木,蜜蜂容易採到花粉,味道清甜。「鸭脚木蜜用来冲咖啡,点芝士和果仁吃也不错。」(苏智鑫摄)本地养蜂人佘焯成 守护蜂家园 推广天然原蜜 本地养蜂人佘焯成 守护蜂家园 推广天然原蜜 本地养蜂人佘焯成 守护蜂家园 推广天然原蜜 本地养蜂人佘焯成 守护蜂家园 推广天然原蜜 本地养蜂人佘焯成 守护蜂家园 推广天然原蜜 本地养蜂人佘焯成 守护蜂家园 推广天然原蜜

80后的佘焯成,自小在城市长大,大学修读数学,毕业后从事教育工作。莫说养蜂,原本的他对大自然一草一木也相当陌生,谈不上有什幺认识;那因何缘故当上现代养蜂人,甚至建立品牌,推广原蜜和普及有关蜂的知识呢?

2017年,因为肠胃不适和皮肤问题,佘焯成(Lancelot)在朋友推介之下,得知原蜜(raw honey)能够纾缓状况,于是希望寻来一试。只是这种蜂蜜并不好找,「原蜜是指没有经过高温消毒、加工加热,直接在蜂巢提取而得的蜜糖。坊间的上架货品有较多保质规定,这种天然出产的食品,很难完全符合要求。」Lancelot说。

在中医角度而言,「医食同源」,食物不但充饥果腹,亦有治疗疾病之效。蜂蜜性平味甘,具有补中缓急、润肺止咳、滑肠通便的功效。Lancelot上网搜寻资料,终于找到在香港贩售原蜜的蜂场,不但顺利纾缓健康问题,还认识了养蜂30多年的叶伟强。「因为土地问题,香港的蜂场买少见少,剩下的多是村民自家饲养一两个蜂箱,产量仅够自给自足,难以外销。」跟叶伟强愈熟稔,Lancelot对蜜蜂愈有兴趣,更萌生了自己养蜂的念头。「他(叶伟强)很慷慨,不但倾囊相授,还借出地方给我放置蜂箱。」

养蜂人倾囊相授借出场地

除了请教前辈,Lancelot亦翻阅不少动物昆虫学的书籍,学习如何养蜂。他指出,适合人类饲养的蜂类一般是蜜蜂(honey bee),因为牠们生性温驯,既採摘花粉,亦生产蜜糖。「在香港常见的蜜蜂,一般是中华蜜蜂和意大利蜜蜂。前者是本地种,早已适应华南地区的气候,为求生存,就算只得丁点花蜜牠们会照样採摘;后者属于欧洲外来品种,对花蜜种类相对拣择,但因产蜜量较高,亦受到蜂农欢迎。」

在香港郊外常见的,还有独居蜂(solitary bee)和蜜蜂的天敌——黄蜂(wasp)。「相对蜜蜂,独居蜂只授粉而不酿蜜。黄蜂则侵略性高,会攻击蜜蜂和其他昆虫,尾部蜂针毒性强,被螫伤时要小心处理。」

在一个人工蜂箱裏,往往架着数块由蜡製成的长方形「巢脾」,容纳成千上万只蜜蜂置业安家、生儿育女。当中佔近九成为工蜂,牠们一生奔波劳碌、勤奋工作。刚破蛹而出的幼年工蜂,除了学飞之外,已要负责照顾虫卵;年轻工蜂在巢脾上,分泌蜂蜡製造六边形的蜂房,用以收藏花粉蜂蜜,或孵化蜂蛹。

成年工蜂的翅毛完全长成,牠们或终日往返蜂箱,四出採摘花粉,或留守蜂巢,不断鼓动翅膀扇走蜂蜜裏的水分,然后交由年轻工蜂吐蜡「封盖」,妥善贮藏,留待休整期食用。「整个过程,大约需要7至10天时间。在花源充足的流蜜期,工蜂虽容易『过劳死』,但一般而言有1至3个月寿命。」较老的工蜂仍有其职务,遇上外来侵扰的昆虫,牠们会聚集在蜂箱门口,围着敌方震动翅膀,保家卫国。

至于掌握生育大权的蜂后,一般拥有4至5年寿命;她领导群蜂,专责与雄蜂交配,承担繁衍后代的重任。「生理上,蜂后和工蜂均属雌性。不过在蜂箱裏,只能存活一只蜂后,却有过万只工蜂。」那雄蜂呢?「雄蜂是季节性的。牠们的下场,一是交配后因生殖器留在蜂后体内而死亡,二是因为『不事生产』,成为蜂群中的废物,在繁殖期后被工蜂咬死或赶走。」

建造安乐窝不打扰蜜蜂作息

养蜂人最主要的任务,就是为蜜蜂维繫一个「安乐窝」,让牠们顺利採摘花粉,安心酿製蜂蜜。Lancelot记得第一次打开蜂箱,即使戴着头纱和手套,看到数千只嗡嗡叫、蠢蠢欲飞的蜜蜂时,仍不免心裏发毛,战战兢兢。「当下总想着会否被螫伤,是否会很痛呢!」他笑道。他的经验是被蜜蜂叮螫后,要赶紧拔走蜂针和内脏,免得伤口残留毒素,再涂上硷性的肥皂水纾缓,伤处肿两三天,便会逐渐复元。「没想像中那幺痛,起初皮肤会有点过敏,后来慢慢适应蜂毒,也就没事了。」当然,他亦学懂在整理蜂箱时,特别留意自己的呼吸节奏,免得令蜜蜂感到被骚扰而群起攻之。

现时,Lancelot每周往返蜂场数次,按时检查蜂箱,确保蜜蜂健康成长,生活安定。「要检查蜂后是否健在,若『她』突然死亡或失蹤,或要合併蜂箱,好维持这箱蜜蜂的日常运作。」他亦要保持蜂箱清洁,捡走箱裏各式各样的昆虫动物,避免群蜂受到侵害。「中华蜜蜂会啃食旧的蜂巢,咬到一地蜡屑,惹来巢虫侵食,令蜂蛹无法顺利成长。」Lancelot饲养的是体型较小的中华蜜蜂,为了防止牠们患上中囊病(中蜂囊状幼虫病)等疾病,他更在蜂箱喷洒特别调製的中药,增强蜜蜂的抵抗力。

「其实和种菜一样,养蜂也要『睇天做人』。」蜜蜂日出而作,日入而息,他便早上整理蜂箱,不在傍晚打搞牠们;遇上横风大雨,蜜蜂无法出外採粉,他亦不会无故开箱骚扰。对于蜂蜜品质,Lancelot亦有所坚持,他等待蜜蜂吐蜡封盖后才会提取蜂蜜,并留下足够储备给蜜蜂。「别忘了,蜂蜜本就是牠们的粮食啊。中华蜜蜂主要在秋天繁殖,冬天和春天酿蜜;夏天因为炎热多雨,反而是牠们的休整期。」

大自然物竞天择、适者生存,还会发生「走蜂」和「盗蜂」之事。「有次因为蜂箱做得不好,天敌黄蜂乘机飞了进去,令蜜蜂饱受滋扰,于是弃家飞走。」他补充,如果蜂场附近植物不足,或者花源质素欠佳,蜜蜂亦会因为无粉可採而「走佬」。「亦试过一箱蜜蜂为了争夺另一蜂箱的蜜源,互相厮杀打斗;开箱时眼见尸横遍野,真是说不出的心痛呢。」

他体会到,书本网络无疑资讯丰富,但更多时候需要实地体验,了解大自然四季变化,才能掌握蜜蜂的生活习性,人类亦应学习顺势而为,与自然生态平等共处。「比如去年冬暖、今年春早,龙眼和荔枝均失收。树不开花,蜜蜂没处採粉,今年便出产不了龙眼蜜和荔枝蜜。」

「蜜蜂是自然生态平衡指标」

2018年,Lancelot成立品牌「香港原蜜」,透过网络和市集贩售蜜糖,实行「产地自销」;为确保品质,他曾将出品交予专业机构检测,验证当中并无重金属成分。同时亦积极推广有关蜂的知识,与学校和机构合作,举办生态教育团,带学生走入蜂场,与蜜蜂近距离接触。「从认识不同蜂种,了解蜜蜂的存活,对自然生态平衡是何等重要。」

根据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的数据指出,全球有最少三分之一的食物依赖各种蜂类传播花粉,当中以独居蜂佔绝大多数。可以想像,假如蜂类绝种,不但很多植物无法繁殖,连带动物和人类亦会因粮食供应不足而迅速灭亡。「所以,牠们是维持地球生态平衡的重要一员。」他解释。

Lancelot更尝试建造小木屋「bee hotel」,为独居蜂提供一个安心产卵孵化的临时居所,藉此让更多人有机会养蜂,帮助维持生态平衡。在其他地方如台湾,城市养蜂颇为盛行,不少人会在花园或天台放置蜂箱。他设计的小木屋不佔地方,独居蜂的生活形态亦较适合香港相对狭窄的饲养环境。「在春天繁殖期,独居蜂习惯产卵后,放下粮食便飞走,bee hotel就如临时託儿所般,让虫蛹有地方孵化成虫。」

■给香港的话「忠于自己想做之事,勿忘初心。」■Profile佘焯成(Lancelot)

80后养蜂人,创办品牌「香港原蜜」,致力生产天然原蜜(raw honey),以及推广有关蜂的知识。网站:thehoney.hk

文:陈芷宁编辑:廖伟龙

电邮:feature@mingpao.com

RELATED
    后记:照顾蜜蜂 失误中学习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