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L生活史 >历史记忆的人道精神 >

历史记忆的人道精神

时间:2020-06-22 来源:L生活史 作者: 点击量:825次

历史记忆的人道精神

「巴黎自行车冬赛场大猎捕」事件

今年7月16日,法国众多媒体刊载了关于七十年前「巴黎自行车冬赛场大猎捕」事件(laRafleduVeld』Hiv)的相关报导。这场大屠杀是法国近代史上难以面对的黑暗,战后政府态度暧昧不明,经过民间与学界追查,1995年席哈克总统才公开表示:「法国政府当年的做法永难弥补。」

7月16日上午,数百名法国民众聚集在堂西纪念这些受难者。现任法国总统欧朗德于数日后在巴黎自行车冬赛场旧址参与官方仪式,并承认这段发生在法国领土的历史罪行;巴黎市政府亦举行相关的历史档案展。

这起事件发生于1942年7月16、17日,亲纳粹的法国维琪政权(Vichy)在巴黎地区展开大搜捕,警察把上万名犹太人集中到巴黎的自行车冬季竞赛场地囚禁;其中单身者与没有十六岁以下子女的家庭,全都被送往巴黎附近的堂西(Drancy)集中营,他们一旦搭上火车,就踏上了驶向纳粹集中营与毒气室的不归路。

新观察家週刊(LeNouvelObs)与数家媒体也以直接的方式标誌此事件:「巴黎自行车冬赛场地大猎捕:七十年前,13152名犹太人被捕」、「巴黎自行场冬赛场大猎捕:遗忘是历史最大的敌人」、「法国之耻」。

历史记忆的人道精神

历史记忆的正义,不仅在历史事件的记录与资料保存,更需要以奠基于人权价值的史观进行诠释。欧洲各国的历史,不乏因殖民主义与法西斯政府而发生的反人道罪行。具有高度人文关怀的社会,必须是以人道精神保存历史记忆的文明联合体。

因此,欧盟议会于2003年将「对种族大屠杀或反人性罪进行否定存在、大事化小、讚扬、辩护」入罪化;法国将「争议反人性罪的存在与否」以《1881年7月29日法案》(Loidu29juillet1881)第24条款之2予以入罪;德国对纳粹大屠杀中受害者、加害者与一切参与者档案的存证公开;匈牙利以恐怖之屋博物馆呈现该国在纳粹与苏维埃时期种种迫害人权的纪录;西班牙以「历史记忆法」规範对佛朗哥独裁政权的评价方式。

对于历史中以国家权力进行的不义,欧洲各国尽力将事件中的人、事、物永誌,以人道史观评价,并立法规範。这是一种转型正义,也是文明的力量。

相较于台湾主流社会惧于思考他们安身立命之地所发生过的历史事件,只想轻快地奔向充满经济前景的明天;欧洲各国为何要扛着「撕裂族群」、「伤害言论自由」、「清算斗争」的风险,认真且不畏艰难地追究历史记忆的正义与否?

因为对正义的追求,是人之所以为人的情感与理性需求,人的主体性与当代性,皆扎根于历史性而开展,反人道史观的历史记忆会在当代所有存在面滋养民主逆流、戕害人权价值。

严肃追究历史记忆是否会造成族群撕裂?若因此而产生对立,应将其正名为人道与反人道的对抗。

此举是否缩限了言论自由?言论自由属于基本人权,只有在人道主义的规範下才可能保障其实现。

这样是否会沦于清算斗争?历史记忆的转型正义工程,动力不是仇恨,目的不是以牙还牙式的同态报复,而是因人道需求,将历史的阴暗面摊在阳光下,让权力的谎言无法继续与扭曲人性。

欧洲以人道精神记忆历史,一方面标誌着当代的人文关怀,一方面作为文明前进的砖垒,让人性的尊严获得救赎(过去)、肯定(当代)与希望(未来)。

斯土斯人

台湾斯土斯人,因强权压迫而造成个人与社会的存在与其土地历史断裂,是一种被殖民的悲剧。台湾人对自身历史的记忆,还未普遍进行转型正义。历史中因国家暴力而致的人权伤害,不只未获得正义的公论,甚至事件本身都不被记忆。作为国家的主人,我们有权力、也有义务要求人民公僕公开威权时代所有的档案与史料;要标誌屠杀与政治迫害事件中的加害者与被害者;要以人权观点书写被殖民与独裁历史。

「拒绝遗忘」不只是人之所以为人的要素,也是一种高贵的行为。放眼世界的民主化国家,只有台湾的「拒绝遗忘」工程进行得如此艰辛、如此备受质疑。解严多年,历史断层依然存在。记忆历史并非耽溺于过去,亦非操弄悲情,更非撕裂族群;一群无土地历史感的人民,充其量只是一群经济动物,如何可能建构一个具备人文厚度的社会?如何可能避免历史悲剧再现?

我们看到了1970年德国总理布兰特(Brandt)在华沙向犹太人受难纪念碑下跪,看到了慕尼黑大学校门口的白玫瑰纪念碑(注一),看到了矗立于巴黎拉薛斯神父墓园(CimetièreduPère-Lachaise)的巴黎公社纪念墙(注二),台湾的政治受难者却仍哭泣于没有兇手的「历史悲剧」中。

一个不愿正视与记忆历史中反人道罪行的社会,不能称为转型完成的民主国家,因为躲在阴暗角落的法西斯幽灵随时可能吞噬我们。

历史记忆的人道精神

历史记忆的人道精神

(注一),白玫瑰是德国纳粹时期的非暴力反纳粹组织,成员包含慕尼黑大学的教授与学生,六名核心成员在1943年被捕并处决。

(注二),巴黎公社是普法战争时期,由巴黎工人阶级所组织的起义活动,诉求民主自治与分配正义,招致法国政府屠杀,约二万人被处决。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