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L生活史 >历史课听不到的奇闻:浑身青紫的傀儡汉平帝 >

历史课听不到的奇闻:浑身青紫的傀儡汉平帝

时间:2020-06-22 来源:L生活史 作者: 点击量:952次

在漫长的古代社会,幼童始终生活在各种疾病的威胁中,他们是病魔嗜杀的目标,即使生在锦衣玉食的皇家,这种悲剧也不少见。

居高不下的皇子夭折率

皇帝们经常妻妾成群,多子多孙,然而这些子孙大都命运多舛,能健康地怡享天年者寥寥无几,很多皇子、王子、公主年纪小小便撒手人寰。以清朝为例,据统计,十二世皇帝中,除了最后三世皇帝没有后代之外,前面九世皇帝共生育子女一百九十五人,平均每位皇帝生育子女约二十一人,但其中不到二十岁即早殇的有八十二人,占总人数的百分之四十二。而这些早殇的皇子、皇女中,不到十岁便夭折的就有六十八人,占总人数的百分之三十五,早殇者的比例更是达到惊人的百分之八十三。

当然,传染病是最可怕的杀手,比如天花之类。当古人慢慢学会用不太複杂的「种痘」法预防之后,这类病魔尚能暂时遏制。不过,有些人体自身的解剖结构异常,其导致的顽疾就不是古代乃至现代的药物所能对治的。

西汉末年,有一位不幸的小朋友被历史推向政治台前。若不是政局的波谲云诡,也许他就默默无闻地在自己的封地里静待病魔,然后悄无声色地早早离开人世,在史书上只留下草草几个字而已。

他叫刘衎,原名刘箕子,汉元帝之孙、汉成帝的侄子、汉哀帝的堂兄弟、中山孝王刘兴之子。

大多数朋友对西汉王朝的前几位皇帝很熟悉,比如高祖刘邦、惠帝刘盈、文帝刘恆、景帝刘启、武帝刘彻。武帝之后,先是幼子昭帝刘弗陵继位,年仅二十岁就驾崩;接着是武帝流落民间的曾孙汉宣帝刘病已,汉元帝刘奭就是他的儿子。元帝之后,以荒淫无道闻名的成帝刘骜登基坐殿,他是元帝和皇后王政君所生的嫡子,一位沉湎于美色的失职皇帝,子女均为赵飞燕姐妹残害杀死,在声色场所进出大半辈子,忙着四处播种,没想到四十多岁去世时居然没有继承人!

汉成帝统治时期,政治腐败,经济严重衰退,爆发农民起义,汉朝急剧走向衰落,直至病入膏肓。雪上加霜的是,皇室内部也正在进行微妙的宫廷斗争,世系开始混乱,由于成帝没有血亲存活,大臣们拥立其侄子刘欣为帝,是为汉哀帝。此时,老太后王政君的侄子、外戚王莽逐渐站上历史舞台,他以清廉正直、学识渊博、仁厚儒雅的面目粉墨登场,实际上包藏巨大的政治野心。

在王朝动荡不安的末世,统治者的心智往往也异于常态,不知道是否冥冥中自有天意。汉哀帝是一位纵情声色的同性恋者,同样不务正业,几年后就呜呼哀哉,仅仅活了二十六岁。

精明政客的如意算盘

此时,老王家已牢牢掌控朝政,大司马王莽就是王家的杰出代理人。汉朝的命运该何去何从?太皇太后和侄子王莽可谓绞尽脑汁。

按照常理,皇帝去世,继任者应该是直系子孙,不过可怜的汉哀帝也没留下一男半女,那幺拥立他的晚辈皇族成员总可以吧?不!老谋深算的王莽直摇头,这位王朝的实权操盘手和一千八百多年后的大清慈禧太后不谋而合:辈分太低的新皇帝与老太后的关係会太疏远,又容易引入其母系家族的外戚新势力,还不如找个同辈的,比较容易操控。于是,慈禧找来自家侄子兼外甥载湉(光绪帝)继承堂兄同治帝的事业;而王莽呢,则找了汉哀帝的堂弟来当傀儡,这样,王老太后依旧是新皇帝的祖母辈,他王莽呢,正好是皇帝的父辈。

如果是普通的权臣政客,智力大致与慈禧太后不相上下,立个小王子称帝,将其玩弄于股掌之间也就够了。可王莽毕竟是王莽,他的狡诈和野心可谓「彪炳史册」。小皇帝如果健康活泼,到了十五、六岁懂事的年龄,肯定讨厌权力被王家把持,慢慢羽翼丰满,必然会纠集新势力,甚至勾结宦官,把当权派杀得片甲不留,前朝如霍光家族的悲惨命运即是明证。看来,身体健康的小朋友不见得就是最佳人选。

如同一匹目标明确、目光阴森的大野狼,政治家王莽同样具备难得的耐心。终于,他的眼光锁定在一名小孩身上,他就是刘衎,当时只有八岁,父亲中山孝王是汉成帝的弟弟。

幼童登基,人生的轨迹立刻就出现重大改变,要想有所建树,哪怕是想安全地活下去都需要具备优异天赋(才智加体质),再配上天时地利人和,除了像康熙帝等少数人之外,大多数小皇帝都没有上述条件,也就注定了悲剧的一生。

令人惊惧的怪病

当时刘衎的父亲已经去世,刘衎承嗣了中山王的爵位。他的情况很特殊,这正是王莽看中的地方。

原来,据《汉书.外戚传》记载,小刘衎「时未满岁,有眚病」,「太后自养视,数祷祠解」。这「眚」字大有来头,现代的解释有「眼睛生翳、眼花、犯过错、灾难、疾苦」等义,可按照古代学者对《汉书》的注解,则为「身尽青也」、「名为肝厥,发时唇口手足十指甲皆青」。古人对这种怪病又惊又怕,但百思不得其解,只得笼统地归于「灾眚之眚,谓妖病也」。

刘衎未满周岁就出现严重的病徵,常常浑身青紫,煞是恐怖,周边人都以为他是妖魔鬼怪附体。王莽虽然也迷信,但经验告诉他,这个孩童不健康,大概得了什幺疑难杂症或不治之症。数年后,王莽安置在宫内的线人告知,刘衎的身子的确很弱,发育明显比普通儿童迟缓,说没几句话就气喘吁吁、脸色发青。听罢,王莽一拍大腿,大喜过望: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这正是我要找的人啊!不久,由王莽拍板的皇位继承人就这样定了下来,刘衎登基,是为汉平帝。

为了国家的长治久安,为了皇室的稳定有序,继承者至少应体质强健,比如康熙皇帝就是因为出过天花而侥倖生还,反而获得持久的免疫力,但竞争对手却没有,最终被扶上帝位,而且他正处于一个朝气蓬勃的时代。反观汉末,一切的政治作为倒行逆施,恰恰预示着「黑云压城城欲摧,山雨欲来风满楼」。

小刘衎究竟患了什幺怪病?

从现代医学的角度看,汉平帝刘衎很可能患有「青紫型先天性心脏病」。人类的心脏是一部精密无比的上帝杰作。它由右心房、右心室、左心房、左心室构成,共四个隔间。通常情况下,在人体各处组织回流到心脏的血液叫「静脉血」,由于广为发送氧气、养分,又吸收带走了大量代谢废物,如二氧化碳等,氧浓度低,颜色较深。通过右心房,他们进入右心室,再经肺动脉循环到达肺部,在此处获得气体交换。血液排走二氧化碳,重新饱吸氧气后,变成「动脉血」,接着经左心房回到左心室,最后从主动脉喷射到全身各处,滋润组织细胞。这就是人体基本的血液循环过程,心脏就是一个强而有力的帮浦。

先天性心脏病可分为「青紫型」与「无青紫型」。青紫型也就是皮肤、指甲、嘴唇呈现黑(或蓝紫)色的意思,其发生原因是心脏有不正常的右心至左心的分流,使左心含有氧气的动脉血掺杂了缺氧的静脉血,使原有动脉血内的氧浓度降低,血液遂变得较为黑紫色所致。在青紫型先天性心脏病中最具代表性的就是法洛氏四重症(Tetralogy of Fallot),西元一八八八年,由法国内科医师法洛(Étienne-Louis Arthur Fallot)对此症做出全面性描述,因此得名。

法洛氏四重症在解剖学上包含四种心脏畸形,即心室中隔缺损、主动脉跨位、肺动脉狭窄或右心室出口阻塞、右心室肥大,由此可见,这种畸形心脏喷出的血液,混杂了太多的静脉血成分,血氧严重不足。在三至六个月的病童当中,青紫的病徵就常开始出现。

可以想像,随着年龄增长,小刘衎的病症愈来愈明显,稍做运动或稍多说话时,氧气就供应不足,浑身上下发紫,且常有呼吸困难,为解决此问题,他会採取半蹲坐姿势,或侧躺屈膝靠胸姿势,藉由肌肉收缩增加周边血管阻力,减少右心向左心的分流,改善缺氧状况,舒缓痛苦,这是病童们自己摸索的经验,无需他人教导。

法洛畸形必须使用现代外科手术进行修补,然而在古代,最高明的医师也束手无策,可怜的小病患们只能在病魔的折磨下,一天天走向死神的怀抱。据统计,有百分之二十五到三十五的人在一岁前死亡,百分之五十的病患死于三岁前,百分之七十到七十五死于十岁前。总之,百分之九十的病患都会夭折!

悲哀的王朝殉葬品

小皇帝痛苦不堪地活着。王莽则躲在暗处狞笑,从平帝刘衎继位起,这种诡异而得意的狞笑就不曾停止过。

为了进一步巩固自己乃至整个王氏家族的权位,王莽还硬生生把女儿嫁给病恹恹的小汉平帝。

这场混杂了险恶政治和不治之症的丑陋婚姻,就这样把两条本该无缘的生命捆绑在一起。王莽外表仁厚,内心却冷酷无比,之前为了博得社会声誉,把犯法的儿子活活逼死,这回明知是婚姻悲剧,却硬着头皮、厚着脸皮把女儿送上必将守寡的皇后宝座。这又何妨?在他心中,儿女的性命、命运都不过是他手中的一张牌而已。

平帝的母亲卫姬及其母家卫氏外戚,让王莽坐立不安。王莽怕卫姬进长安后被尊为太后,遂不准她入京和儿子同住。卫姬想念年幼的儿子,几次上书请求进京,王莽执意不肯,并借机杀尽平帝舅家,以防与他争权。平帝耳闻目睹王莽的阴险刻毒,知道自己这皇帝虚位只是空壳,舅家一族几被灭绝,母亲卫姬虽倖免,母子却被活生生拆散,骨肉不得相见,每念及此,痛不欲生。

平帝在位六年就郁郁寡欢地去世了,享年十四岁。王莽又从刘汉宗室找了个不到两岁的「孺子婴」做傀儡,自己当「摄皇帝」,一步步实现篡位的计画。此时距离王莽篡汉,仅剩两年。北宋司马光在《资治通鉴》里认为王莽最后用毒酒杀死了汉平帝,这种说法未免太低估了王莽的政治智慧,当初他会选立汉平帝,自然已想到后路,这就是大自然的神祕力量。被他看中的傀儡皇帝,最重要的价值就是身患不治之症、命不久矣。

因此,笔者更相信汉朝班固的记载:「皇帝仁惠,无不顾哀,每疾一发,气辄上逆,害于言语,故不及有遗诏。」(《汉书.平帝纪》)如果刘衎能远离纷扰的朝廷,安安稳稳地继续当中山王,儘管沉痼顽疾治不好,但好歹能在母亲的关怀中安度余生。可惜他生不逢时,被时代、被政治绑架,被人面兽心的王莽相中,身不由己地当上有名无实的皇帝,在痛苦和绝望中成为王朝的殉葬品。

书籍介绍

《历史课听不到的奇闻:那些你不知道的医疗外史》,时报文化出版
.透过以上连结购书,《关键评论网》由此所得将全数捐赠儿福联盟。

作者:谭健锹

博览群书的谭健锹医师再度以丰沛的历史、文学和医学专业,从大量史料典籍中,耙梳出有别于一般历史研究的观察,并运用严谨的中西医学专业,论述历史上各种千奇百怪的疾病症状与光怪陆离的医疗现场。

秦始皇焚书坑儒皆因佝偻症?为关公刮骨疗伤的其实是无名军医?美食家苏东坡嗜吃河豚,差点去见死神?女词人李清照因太瘦导致不孕?努尔哈赤用温泉疗伤,反而一命呜呼?明朝画家徐渭的艺术成就,来自精神分裂?康熙帝爱吃肉,导致中风?北洋舰队将领流行用鸦片殉国?蒋公的牙齿到底出了什幺毛病?

本书囊括历史中的医患关係、心理分析、疑难杂症等探讨,由河豚的中毒原理,谈到一代饕餮苏东坡;「初唐四杰」卢照邻久病厌世,比较了古代与现代的临终关怀机构;从隋炀帝墓葬的挖掘,看到仅剩两颗牙齿的遗骸,进而由牙质的硬和软,联想到二世而亡的短命王朝……

一代人物终会灰飞烟灭,但他们生存的痕迹却让我们嗅到历史中鲜活的气息。

历史课听不到的奇闻:浑身青紫的傀儡汉平帝

上一篇:
下一篇: